半衫

我可能不太快乐。

...突然手闲。

(然而并不)手头还有好多数学题。x

超丑 但还是想发。

试试玩玩。

闲话

  感觉lof好像成了我的树洞。

  .....emmm 或者说垃圾桶。

  今晚闲的翻了翻抽屉,突然看到给前任的一个信封。

  突然想起来了,信封里头有一枚戒指,是我在天津的时候买的,当时拍了照片,给他看了,还发了说说。

  结果后来一直没有机会送到他手里,这个信封和里面的戒指就一直在我这儿。当时在信封上面抄写了两句骚话,“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。”满怀欣喜的两句情诗,现在看过来,颇具讽刺感。

  我们是异地恋。济南和天津,九十分钟的高铁车程,很近。

  可是大概他不这么觉得。

  又或者,分分合合,再加上我这要死不活的性格,那一点儿微不足道的距离也成了天堑。

  他向后退了一步,我向前跌得粉身碎骨。

  不过仔细想想,他是我几段中时间最长的。第一个最长,第一次接吻,第一次午睡,都给了这个人。日后想来,竟然这么多有趣而温馨的回忆。男孩子的朴素和真挚,大概都从他身上得到了巧妙的融合。

  我知道我不该向前看的。

  我只想看看从前。

  这么多破话,只是因为,今晚我无意间看到了那个信封。

  然后,鬼使神差,取出了里面的信。

  信是第三次分手的晚上写的。那天下午我坐高铁回济南,突然想到之前他说的分手,然后又在QQ上有了点儿联系。我们亲密而客套,热烈而疏远,无外乎是夸奖和祝福对方,以及对自身的反省。

  结果我就在高铁的窗边流了很久的眼泪。

  具体内容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,但现在没有勇气去翻。因为当我今晚再次看到那封自己写的信的时候,我挺难过。

  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,总之大抵不会是想要回头。因为清楚两个人已有的裂痕和距离,我才明白小说里的破镜重圆,大概是不会真正存在的——别说小说里两个人之间相隔了那么多年,仅仅是我和他,再隔一年想要重修旧好,仍是妄念。最后草草收场。原来一旦有了那样的裂痕,就再也不能回头了。

  后来想想,我难过的,是因为那个信封始终没能送出去。

  戒指也好,信也好。

  我无数次作气想要给他,最后都因为距离和时间作罢。

  济南和天津,偏偏我还没有为了给他戒指而从天津坐车回来的能力和勇气。他大概也不需要。

  那些没能送出去的情物,那些未能宣之于口的肺腑之言,那封未能寄出的信。

  最后还是没能圆满。

  都成为了遗憾。


加标签的时候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选了“爱情。”
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。

杂谈

  作为混同人的姑娘,也算是个资深的腐女,看到男男会和别的女生一起尖叫或脑补。喜欢看bl,喜欢二次元与三次元里的他们。然而在我心里,男男之间的感情却远不止这些。

  我清楚现实生活中的男男并不像同人中所描述的那样美好轻易。现实中的阻力很大。家人的阻拦,朋友的劝告,路人的冷眼,走在路上,也无法像普通恋人一样牵手亲吻。这很艰难,并没有同人里he得那样简单。很多时候,无疾而终是对这段恋爱的最好总结。

  随便说说吧。因为此,有时我不禁认为be有时才是对某些bl小说最好的结局。或者是一直暗恋,看他走进婚姻殿堂。或者是曾经拥有过,最后缄默分离。看be的时候我不禁总是觉得难过,为这样美好的爱情,也为身处世俗的无奈和艰难。很心疼他们,很心疼他们的爱情。

  大概就是这样吧。希望他们好。

 

十年

  已经第十年了。

  飞机轰鸣着着陆,机场地灯闪烁着刺目的黄色光芒。

“还是回来了啊。终于回来了啊。”他喃喃道。声音很轻,像是怕惊扰了什么。

  依旧是熟悉的空务人员甜美而官方的播音声,他踏入重庆的浓浓夜色里。微亮的晚风拂起他额前的刘海,露出一双黑眼圈浓重的疲惫的眼睛。

  五年前,组合解散。他们三个人站在光芒耀眼的舞台上,面对情绪激动的千万粉丝,一起合唱了最后一首歌,笑着说今后会一切都好。然后在台后,拥抱着泪流满面。

  相比起组合解散时的不舍与感动,他和他的分开,就显得有些淡薄了。

  说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个同组合的王源,也说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产生了别样的情愫。他们关系改变得很自然,从兄弟之称转变为爱人伴侣,两个人没有半分不适,合拍儿得就像是天生就该在一起。在粉丝的眼中,他们保持着近距离而不失分寸的关系;在台后,他们像普通恋人一样拥抱与亲吻。在他们的世界里,一切都按美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 不,已经不能说是美好了。或许有些东西,当它偏离既定轨道时,已经不能把人带向美好的结局了。

  最后他们还是分开了。因为解散的组合,因为越来越少的公共话题,因为不能割舍的家人与前途。

  好像在分开的时候,他们都没有悲情的眼泪、过激的情绪。只有一个轻轻的拥抱,连“祝你幸福”这样套路的分别语也没有说。这是他们的默契。

  然后两人都去了国外发展,在不同的日期,踏上了飞往不同国家的航班。他们之间断了联系,偶尔会通过千玺电话转接,转而得知对方的近况——其实也无非是“一切都好”这样笼统的概括。然后笑笑,说千玺谢谢啊,我知道啦。

  联系的中断,直到十年后的今天,王俊凯回国。

  在组合成员重聚庆祝十年之约的包间里,他们十年来第一次再见。

  “王源的脸瘦了,更挺拔了。他开始穿黑色西装了。”王俊凯心里很小声地说,然后继续观察这个曾视他为哥哥的少年。莫名其妙,他的打量,不动声色而又炽热激烈,十年未见,本已心如止水的他,在见到他的那一刻,仍然克制不住心中的情绪。好像有什么又破土而出,缓慢而加速地生长,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 那天晚上,什么也没发生。他们彼此敬酒叙旧,在别人眼中,这两个穿正装的男子彼此敬酒叙旧,举手投足成熟优雅,彼此间仍亲近得像从不存在这十年隔阂。而只有他心里淡淡地笑——再也回不去啦,即使他们仍然相爱。

  两个男人说是相爱,未免有些矫情和别扭。但这两个人曾并肩许久,多年后重逢,只消对视一眼,便知对方如何想法。只是这世间,有许多事情,只有发生在错的时候、错的地点、错的人物身上,才显得弥足珍贵;只是待年少轻狂过去,再无可挽回。譬如,他和他相爱。

  晚宴过后,该散场了。他看着他的杏眼,倾身过去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这个拥抱和以往的都不一样,不带相恋时的侵略性的柔情,没有分别时竭力克制的不舍,只有多年后与老友重逢时拥抱的云淡风轻,还带着一点点特殊的深情味道。王源愣愣,转而笑了,伸开双臂回拥住他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他笑着说。

最后他们仍然分开了,同十年前一样。这次,他们又将踏上不同的人生,直到再一个十年,他可能挽着别人的手,无名指上的戒指光华流转。那一次,便是真正的分离了罢。

  之后,他曾无数次回想起那天晚宴后王源与他的那个拥抱。仍是如此熟悉的感觉,那么到底为什么,两个人不能再次并肩呢?思来想去,到最后莫不是轻轻一笑:还是他们之间的默契吧。两个男人,这两个人,都再次默契地选择了沉默——有些事儿,就让它发生在青春里,结束在青春里罢。

  唯有我爱你。

闲言

  说说我和一个姑娘的事儿。

  已经过去很久了。大概是初二,她用她特有的方式,强硬而温柔地闯进我的世界。

  那是个夏天,闹耳的蝉鸣和耀眼的阳光,还有后背衬衣里黏腻的汗水。像所有初中姑娘一样,她留着过耳的短发,高挑的个子,瘦削的身材,穿着蓝色的校服,还有常穿的板鞋。想起来仍是荒唐,我和她,两个女生的友谊不知如何便慢慢发酵,之后有一天,还是在那个夏天,开玩笑似的,她将我圈在墙壁与她的怀里,突然倾身吻下来。我记不清她的表情,只记得她柔软嘴唇上的啤酒香气,只记得背后整齐瓷砖的微凉触感。

  之后,顺理成章地,我们的感情一再升温。当时觉得是恋爱的小小欣喜,喜欢和她秀恩爱,喜欢和她拥抱,喜欢和她接吻,喜欢和她有关的一切。我喜欢她。

  好像只是她的年少懵懂,我们慢慢地疏远。就像所有同性友情,最后总是少了亲密,断了联系。无疾而终。我们不曾有争吵,心却慢慢远了。或者说,她从来不曾想让我真心了解她。

  现在想想,她身边,总不缺各色各路的人。男生和女生,同学和社会,她用她个性的方式闯进每个人的生活,给每个人带来难忘的一撇。她的身边,从来不缺爱她的人。即使在与我纠缠不清的时候,她的身边,仍有一个已经谈了四年的男朋友。

  真是失败啊。她早已离开了昔日初中的生活与回忆,奔向了未来的远方,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原地踟蹰,默默回想着不知是否存在过的爱情。

  是否还能再见她一面呢?我甚是想念。不会了吧,大概此生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。

  自她之后,我又谈了两个男朋友。他们很好,我们也很好,只是相处间,不知为何已没有了当初的羞涩与幸福。

人的感情是有限的吧。我把青春里最真挚的感情给了一个错的人,迷迷糊糊爱她一场,迷迷糊糊谈了一次不算恋爱的恋爱,最终我的一腔热情满身情愫也没能留住她。都走远了,因为我们是同性。

  人的感情果然是有限的。我曾很多次告诉自己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不曾记起有关她的一切,为此竟沾沾自喜。但随后我才发现,在爱情里,我早已活成了她的模样。我们都倔强而矛盾,要死要活爱着一个男孩子,却又不肯为了感情低头。我们都死撑,顶着女汉子的外表谈恋爱,比男生还强悍,只在夜里泪流满面。我们都爱喝啤酒。我们都是风流成性。我们都……只不过唯一不同的,在我们的感情里,她聪明理智懂得及时抽身,而我迟钝愚昧还不肯离开。

  谢谢你 zxy。到最后了,我还是不敢打出你的名字。不过还是谢谢你,曾给我的青春带来那么多温存,让我爱上一个同性,在成长的倾盆大雨里能肆意地流泪与怀念。也感谢你的离开,带着我所有的期待开始新的生活。唯一的遗憾只是,我不曾真心地说过我爱你,这场不明不白的关系里,从看客到你我之间,大概只我一个人为它定义为爱情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此生看尽所有你爱的风景,与你,山山水水再不复相逢。

  没有把我和你的事情与任何人真心交流过,也没有把我的真实感觉告诉过你。因为大概只是我的一厢情愿。

  祝你幸福。